当前位置: 首页 » 新闻资讯 » 人物访谈 » 正文

柳传志养女:被“放养”的柳青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5-09-02  浏览次数:195
核心提示:柳传志养女:被放养的柳青2015-09-02刘巍中国企业家杂志在决定是否要离开高盛进入滴滴时,柳青与爸爸商量,柳传志的说法是:是不
 

柳传志养女:被“放养”的柳青

2015-09-02 刘巍 中国企业家杂志

 




在决定是否要离开高盛进入滴滴时,柳青与爸爸商量,柳传志的说法是:是不是真的下定决心放弃平衡的生活走一条更崎岖的路?(想好了)以后任何苦都不能叫苦,那是自己选的路。柳青想了想表示“可以”,柳传志没再阻拦。


 

来源:时代周报

作者: 刘巍


今年71岁的柳传志在40岁那年怀揣20万元创办联想,彼时他的儿子柳林14岁,他的女儿柳青只有6岁。30年后,联想成为中国最成功的企业之一,柳传志成为最具影响力的“商界大佬”。和很多“富二代”不同,柳传志的儿女们经历了父亲“由苦到甜”的整个创业过程,而不是只限于分享父辈的荣耀与财富。这一经历,造就了柳家后代们的独特气质。

 

2015年的专车市场流传这样一个段子:柳传志的女儿柳青是滴滴快的总裁,侄女柳甄是Uber中国区战略负责人,最后,柳传志自己的联想,则是神州租车的大股东,柳家一门几乎包揽了专车市场前几大份额。

 

黑色卷发总是偏向一边的干练柳青,和刚刚进入大众视野的柳甄,两个外表美丽又工作玩命的女性,代表了柳家二代的崛起。

 

总被形容“父女对决”、被问是否授意两后辈“收编”专车市场的柳传志,一贯风轻云淡地笑称:“这是偶然,她们选择了自己的事业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们家孩子其实没怎么管,其实是放养,我们那个年代怎么管?无非就是身教重于言教,我做人就是这么做的,我爹也是这么做的。”

 

柳家的规矩

 

柳传志给联想规定了一个“天条”:子女不得在公司任职。

 

而据柳传志自己所说,他对自己儿女的规划是,“大学在中国念,大学完了之后到国外念,在国外工作一段时间再回来。” 但后来发现一个问题。柳林和柳青都是主学计算机专业,毕业后在美国念完研究生、工作一段时间回来发现,在中国这一行不是联想的供应商、上下游,就是竞争对手,他们根本“没地儿待”。

 

大学二年级暑假,柳青实习,进的是联想的劲敌康柏公司。这个北大计算机专业的姑娘从来没想过去联想,因为不可能。哥哥柳林虽然进入联想投资实习过半年,但这经过了三个高管同时签字,并且隐瞒身份,极为低调地进行。

 

矢志建立一个“没有家族的家族企业”的柳传志,在多重考虑之下建立了这个“铁轨”:首先,若要进,不仅柳的子女要进来,高管的子女都可以进来—都进到公司里来了以后,“真的有犯大一点的什么错误,在处理的时候,会不会看面子,这很难讲”,公司的规则容易不成规则。其次,某个子女进来以后,会影响其他人的积极性。比如,我儿子进来以后,什么样的表现,其他人也许会想,将来是不是有别的意思或者怎么着。如果我严格要求了儿子,或者很公平的要求,儿子会觉得对他过于苛刻,别人会觉得你其实很照顾儿子,“因为人们总是很容易觉得自己付出的多,得到的少,这是人类的习惯。”

 

对于人性的洞悉使得柳传志定下“天条”,为此不惜把辛苦培养进了北大计算机系和北邮计算机系的一双儿女“逼”得改行。

 

“所以最好是各自干各自的,挺好。这样我和我儿子平常还可以议论议论公司的事,谈一些方法论,在公司里面,是下级,就不能讲这些事。女儿做投资,在保密的情况下,也谈一谈方法论,研究投资的问题,怎么去看企业,这是家里面经常研究的话题。”柳传志说道。

 

严格的家教也非常有趣。柳传志兄妹四人中的三人住在同一小区,柳家大家庭拥有七八个保姆以及自己的司机,为了管理“后勤”,柳传志委托司机“任总”做家庭的“后勤CEO”,并专门为后勤设计了一套完整的管理流程和考评体系。每个季度,家庭成员都会按照KPI给司机和阿姨打分,加权计算出得分,然后任总召集所有后勤人员一起吃饭,根据得分给他们发奖金。

 

柳林、柳青和柳甄就是在这些规矩下长大,又一次,柳青想直接给家中阿姨发奖金,结果遭到了柳传志的拒绝。“既然家里已经有了制度,也给了任总授权,发奖金这件事就必须得到任总的批准。”

 

言传身教

 

柳传志多年自律的身教与关键时刻的提点,使得严谨、坚持、自信的品质传承给了柳青,即便在高盛时期,柳青的一举一动也都带着父亲的烙印。

 

“父亲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精神层面的东西,他培养了我的性格、意志和品质。”柳青如是说。

 

出生于1978年的柳青,2000年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毕业;2002年获得哈佛大学理学硕士学位。毕业时,她选择了高盛。当年,正值互联网泡沫破灭,就业形势惨淡,高盛所招聘的初级研究员的名额缩减到6个,竞争更为激烈。

 

柳青没有放弃,面对即将到来的“18个面试官”的多轮面试,她“几乎熬了整个通宵,天文地理,把能准备的都准备了。”终于收到offer让柳青狂喜,她被派到了香港,上班的第一天,她才发现,在所有初级分析员中,自己是为数不多的来自内地员工—而其他几乎所有的同事都是“老外”。

 

进入高盛仅仅是这份“地狱”工作的开始。在柳青刚进入投行的第一年,平均每周工作超过100个小时。

 

不到半年的时间,同进高盛的人走了一半,在柳青自我怀疑的时刻,柳传志的告诫来得及时而锐利:“突然被球砸着会感觉很疼,主动顶球的时候就不会觉得疼,因为这是你自己的选择。既然是自己的选择,就一定要坚持下去!”在美国和欧洲,很多大家族都会把后代送到投行去历练一番,当做是“军训”。在中国,投行以及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等机构,也已经成为一代们锻炼二代的通用选择之一。

 

与她的父亲一样,柳青既有着不屈不挠的实业家精神,也善于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周旋。她用自己的柔软姿态,以柔克刚地去获得政府的信任。

 

相比柳青,大哥柳林更加低调。出生于1970年的柳林,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硕士学位。其很少出现在媒体面前,但在各种访谈间偶尔能捕捉到只言片语。在2011年11月一次访谈中,柳传志就向大家讲述自己如何以身作则教儿子戒烟。

 

家庭与独立

 

柳传志深受中国传统家庭观念的影响。其与太太龚兴国二人在创业中携手进退、感情深厚。据柳青所说,父亲最在意的人就是母亲:柳传志很少煲电话粥,如果柳青发现他不停地讲电话,那肯定是在跟母亲聊天。此外,柳家还建了个微信群,父亲每次出差都会给柳青布置任务:陪母亲。

 

在柳传志的心目中家庭与事业应该兼顾。这一思想影响到柳家的后代们。

 

在高盛,柳青被同事们的评价是:公认的美女,也是工作狂。她有三个孩子,在高盛感受不到所谓的女性天花板,也没有想过放弃家庭事业中的哪一个。在2014年的博鳌论坛接受采访时,柳青说:“事业是一场长跑,你完全可以把自己的事业规划好,结婚生子只是中间的一个过程。”“我经常出差,只有周末能跟小朋友在一起,但是短暂的时间里他们很开心,觉得自己的妈妈很酷……所以我们的关系非常好。”

 

身为商业强人,柳传志意识到自己将给儿女带来强势的影响,但他对这种影响十分谨慎。对于儿女的发展,他保持着高标准的期待,但又尊重儿女独立的想法。“孩子们的事情,具体问题谈得很少,基本都是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。具体情况我不了解的时候,发言比较少,了解得比较清楚了,我才敢说。”柳传志如是说。

 

但说起柳青从高盛到滴滴打车的经历,柳传志仍然表现出父亲对女儿的温情甚至保护。柳传志说,柳青从前在高盛时,自己认为投行是离企业最远的,真正了解企业还得进到企业里面工作。未料,柳青于2015年2月出任滴滴公司总裁。

 

“其实不是真的想让她去做企业,没想到她真的做了,知道她真要干这个我就不说这话了,因为做投资相对还是没有比做企业辛苦。”柳传志说道。

 

在决定是否要离开高盛进入滴滴时,柳青与爸爸商量,柳传志的说法是:是不是真的下定决心放弃平衡的生活走一条更崎岖的路?(想好了)以后任何苦都不能叫苦,那是自己选的路。

 

柳青想了想表示“可以”,柳传志没再阻拦。

 
 
[ 新闻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
 
京ICP备13005299

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2542号